首钢工业遗址改建大跳台

发布日期:2022-06-22 15:10:49 来源:18新利体育官方网站 作者:新利体育APP

  首钢滑雪大跳台项目在北京冬奥会上承担单板滑雪大跳台和自由式滑雪大跳台两项比赛,这两项比赛将产生4枚金牌。

  首钢大跳台位于首钢工业园区的北区内,整个赛区由北向南依次分布着首钢原有的电厂、电厂主厂房、冷却塔、制氧主厂房等老工业建筑物。滑雪大跳台赛道总长度是164米,赛道最宽处是34米,总高度是60米,比赛起跳台高度是48米。

  首钢大跳台是北京冬奥会唯一一个设在城区内的雪上比赛场地,选在首钢工业园区内,充分体现了北京冬奥会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冬奥文化与首钢工业遗址完美地融合,打造出东方文化和北京老工业遗址文化完美融合的经典案例。

  其中,首钢原制氧厂的主厂房主体结构未变,上方三角形的钢铁支架以及下方横着的天车梁都保留了下来,修缮后使其符合北京冬奥赛时的要求。冬奥会期间这里成为观众服务场所。

  首钢冷却泵站被改建为赛时观众入场的安检区域,原有的主体结构以及屋顶冷却塔的外罩都被保留,首层作为观众安检票务服务通道;二层成为比赛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休息场所;三层保留原有的功能,四座冷却机组将提供能源,使首钢工业遗产和冬奥会赛事运行需求完美地结合。

  首钢滑雪大跳台作为北京冬奥会的重要遗产之一,赛后继续保留其体育比赛功能,用于承办世界级的单板滑雪、双板滑雪大跳台的比赛和训练任务,成为世界首例永久性保留和使用的滑雪大跳台场馆。

  首钢滑雪大跳台的设计理念,借鉴了敦煌壁画中的飞天元素。首钢置业首钢大跳台服务部负责人胥延表示:敦煌壁画中飞天的曲线与首钢滑雪大跳台的曲线较为契合;飞天在汉字中的含义,与大跳台的英文一词都有空中腾跃、向上飞翔的意象。而运动员也看到,在首钢滑雪大跳台旁边的几个冷却水塔,赛时其表面会投影敦煌飞天壁画的图像,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之美。

  首钢大跳台的设计团队,汇集了六七个国家的专家:有意大利都灵理工大学的团队人员,他们在意大利都灵改造了米其林工厂,现在是全球改造工业厂房的最佳案例之一;一位在北京的比利时结构设计师,他善于钢结构上的创意;还有国际雪联推荐的外国赛道设计师、造雪设计师。

  张利认为,奥运史上场馆赛后利用,需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要有好的位置,方便交通到达;第二需要有非常好的群众基础,即周边的人口规模较大,体育爱好者多;第三要有足够丰富的故事背景,“目前看首钢这三条全具备了,现在首钢园区已成为北京西部一处网红打卡地。”

  首钢滑雪大跳台项目在北京冬奥会上承担单板滑雪大跳台和自由式滑雪大跳台两项比赛,这两项比赛将产生4枚金牌。

  首钢大跳台位于首钢工业园区的北区内,整个赛区由北向南依次分布着首钢原有的电厂、电厂主厂房、冷却塔、制氧主厂房等老工业建筑物。滑雪大跳台赛道总长度是164米,赛道最宽处是34米,总高度是60米,比赛起跳台高度是48米。

  首钢大跳台是北京冬奥会唯一一个设在城区内的雪上比赛场地,选在首钢工业园区内,充分体现了北京冬奥会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冬奥文化与首钢工业遗址完美地融合,打造出东方文化和北京老工业遗址文化完美融合的经典案例。

  其中,首钢原制氧厂的主厂房主体结构未变,上方三角形的钢铁支架以及下方横着的天车梁都保留了下来,修缮后使其符合北京冬奥赛时的要求。冬奥会期间这里成为观众服务场所。

  首钢冷却泵站被改建为赛时观众入场的安检区域,原有的主体结构以及屋顶冷却塔的外罩都被保留,首层作为观众安检票务服务通道;二层成为比赛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休息场所;三层保留原有的功能,四座冷却机组将提供能源,使首钢工业遗产和冬奥会赛事运行需求完美地结合。

  首钢滑雪大跳台作为北京冬奥会的重要遗产之一,赛后继续保留其体育比赛功能,用于承办世界级的单板滑雪、双板滑雪大跳台的比赛和训练任务,成为世界首例永久性保留和使用的滑雪大跳台场馆。

  首钢滑雪大跳台的设计理念,借鉴了敦煌壁画中的飞天元素。首钢置业首钢大跳台服务部负责人胥延表示:敦煌壁画中飞天的曲线与首钢滑雪大跳台的曲线较为契合;飞天在汉字中的含义,与大跳台的英文一词都有空中腾跃、向上飞翔的意象。而运动员也看到,在首钢滑雪大跳台旁边的几个冷却水塔,赛时其表面会投影敦煌飞天壁画的图像,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之美。

  首钢大跳台的设计团队,汇集了六七个国家的专家:有意大利都灵理工大学的团队人员,他们在意大利都灵改造了米其林工厂,现在是全球改造工业厂房的最佳案例之一;一位在北京的比利时结构设计师,他善于钢结构上的创意;还有国际雪联推荐的外国赛道设计师、造雪设计师。

  张利认为,奥运史上场馆赛后利用,需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要有好的位置,方便交通到达;第二需要有非常好的群众基础,即周边的人口规模较大,体育爱好者多;第三要有足够丰富的故事背景,“目前看首钢这三条全具备了,现在首钢园区已成为北京西部一处网红打卡地。”